今天太太更新轰出粮了吗

仅供自我满足
一个轰出狂热推♡
是个不入流的文手和画手
用来关注太太的
取关随意♡
不定期更新

(轰出)小片段


*突然想写女装

*自我满足

看着在桌上摆着的淡蓝色小洋装和假发,绿谷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丽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“你们快一点哦!”

“…好”

偷偷用余光瞅了瞅旁边红白发的少年,他也同样对着桌上的小裙子发呆。

让输的人穿女装…早知道就不和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了…不过轰君竟然也会和我们玩这种游戏,真是难得呢。绿谷下定决心般拿起了洋装,就穿一下而已!

“轰君…我们开始吧…?”

“嗯…”

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背过了身去,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轰在褪下身上的衬衫后,偷偷向后瞄了一眼。绿谷正研究怎样穿上小裙子,微微泛红的肌肤就这样裸露在空气中,瘦小的身躯尽收眼底,他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啊……不过那样小小的身子,却能爆发出强大的力量,真是不可思议。

绿谷在一番尝试后终于穿上了裙子,淡蓝色的裙摆配上棕色的小皮鞋,大腿上凉嗖嗖的,果然还是不习惯呢…

“轰君你换好了吗?”

轰本来就很好看,而现在变成了一个高挑的少女,眼角微微上挑,红色的发尾搭在肩上,洋装的裙摆刚好在膝盖部位,十足的气质像一个贵族家里的大小姐。

“好漂亮……”

“绿谷?”

“嗯…嗯!”竟然对着轰君发呆了,越来越不懂自己了。

最后一步,就是涂口红了。做完这个,就可以解放了…绿谷拿着口红左看右看,可是,这里没有镜子,该怎么涂……

“我帮你。”

轰拿过口红,轻轻抬起绿谷的下巴。突然的这么一下和轰有着超近的距离,大脑瞬间短路,任凭对方摆弄。

感受着口红在自己嘴唇上轻轻滑动,对方的吐息也近在咫尺。看着轰认真的神情,“怦咚——”绿谷迫使自己闭眼,心跳声迫不及待想要跳出来向全世界表达他的心情。

仿佛过了漫长的一段时间

“好了。”

绿谷睁开了眼睛,不好意思的笑着

“我现在一定很难看吧…”

“不,很可爱。”
意料之外的答案,对方眉眼中的笑意让绿谷不知所措,“嗯…谢谢。接下来我帮轰君涂吧…”

一个柔软的东西触碰到了嘴唇上,温热的吐息让整个身体都燥热起来,蜻蜓点水般又悄悄离去。在绿谷还未反应过来时,这种感觉就迅速消失了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轰轻轻的擦掉绿谷嘴角的口红,“这样就可以了。”

两人换装完毕后出来得到了大家一致好评。

“小久为什么脸这么红?没事的啦!”丽日安慰着低着头的绿谷,“你看轰君都不在意的呀~”这时候,绿谷真想挖个缝钻进去。

绿谷出久为什么脸这么红,也就只有轰焦冻知道。

吸轰使我快乐…进度)

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好棒!??

狐式咸鱼:

!!!有用


李鹤:



夏目云:







感觉很有用。存档。








社会枞戎哥:















天下祁安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象,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。
思想动词还包括:爱和恨。
还有些无趣的动词,比如“是”和“有”,也要尽量避免。



在接下来的半年内,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
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。
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
这是一个早上,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,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。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,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。以往,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,这一天,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知道”事情,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,让读者自己“知道”到这些事情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想要”一件东西,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,让读者自己“想要”这件东西。



你不可以写
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。
你要这样写
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。她单脚站着,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,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,也留下她的香味。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,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。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。
也就是说,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,只能描写感官细节——动作、气味、味道、声音和触觉。



通常来说,写作的人把“思想动词”用在段落开始,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,然后再来描绘。例如:
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。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,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;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;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,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;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……
你看,开头那一句“知道”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。不要这样写,如果你真的想写“知道”,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,或者干脆改写成
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。

思考是抽象的,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。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,然后让读者来“思考”和“知道”,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。
爱与恨也是。
不要直接告诉读者
露西讨厌吉姆。
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,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,把“讨厌”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。
早上点名的时候,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,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,露西轻声的说了句‘呆逼’。

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。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,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,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,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“思想”。
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。
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
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,马克看了下表,已经11点57了。这条路一路看到头,都没有公车的影子。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。司机在会周公,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。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,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……
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,但是即使这样,你也不可以用”思想动词“。



而且,你也不可以用”忘记“和”记得“。你不可以写
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。
要写成
大二那年,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。
不能走捷径,要写细节。当然,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,让人物互动起来,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,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。




另外,在你努力避免使用“思想动词”的时候,尽量减少“是”和“有”这样单调的动词。
不要写
“安的眼睛是蓝色的”或者“安有蓝色的眼睛”。
要写成
安轻咳了一下,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,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,然后她微笑着说……
尽量少用“是”和“有”,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。这样,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,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。




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,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,但是过了半年之后,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,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(轰出)失忆症

*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(?
*填完了很久很久以前的坑
*ooc预警…大家随便看看就好

“绿谷?!”

眼前的少年半白半红的发色很熟悉,脸上还有一块好像烧伤的疤痕。

那个人很焦急的喊着“绿谷”这个名字,熟悉的感觉如潮水,但是终究还是退了下去。脑子里一片空白,这个名字应该不属于我吧。

那,我是谁?

轰抓住绿谷的肩膀,看着对方空洞的眼神,心里如针扎般难受。自己只是离开绿谷去面对其他敌人,快速解决完剩下的残兵便回头去找他。却发现对方呆呆的站在那里。

“绿谷君应该是中了人的个性。”治愈女郎双手撑在桌子上,认真的盯着对面满脸担忧的少年。
“据我了解,这种个性,不会影响人的身体健康。但是。”治愈女郎顿了顿“如果在两个星期内得不到喜欢的人的告白,他将永远失去记忆。”

看着躺在床上休息的绿谷,轰的心里五味杂陈。

在体育祭的那次经历后,轰总是有意无意的关心起绿谷来,不仅是因为绿谷打开了他长期封锁的心,绿谷,就是像温暖的太阳的一个人。

这样的绿谷,喜欢的人…会是谁呢?

“这是哪里…?”绿谷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,看着陌生的环境和并不认识的人有些迟疑。

“这里是医务室,绿谷。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治愈女郎走到床边笑眯眯的看着床上发呆的人。“好多了…谢谢。您知道我叫什么吗?”

“知道哦,绿谷出久。”治愈女郎转向轰,“是这个人送你来的,你和他可是同班同学。”绿谷虽然笑着道谢,习惯了绿谷的笑容的轰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陌生。他的笑容里只有对一个陌生人友善的笑意,仅此而已。

“能下床吗?我们一起回教室吧。”绿谷看着这个面色平静的少年,好像,脑海里有什么片段渐渐浮现,但是又在片刻间破碎,他,好像是自己的一个重要的人。

“绿谷?”眼前的人又唤了一遍他的名字。

“没事,只是有些不习惯。”绿谷笑着揉了揉脑袋

“那个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。”

对面的少年嘴唇轻启

“轰焦冻。”


丽日一下课就趴在桌子上看着对面的人“出久君?那个,我叫丽日御茶子,是你的好朋友!”随即露出笑容。“抱歉,我什么都想不起来…”“没关系的!慢慢来!”丽日充满自信的握住绿谷的手。“啊啊谢谢…丽日同学…”突然被一个女孩子握住手,绿谷的脸一下子就爆红,丽日也意识到有些不好意思,迅速松开手,尴尬的将头转向一边。“不用谢…”

绿谷…喜欢的人该不会是丽日吧。

轰停下了手中的笔,撑着头看着两人。在意料之中,毕竟他们关系之前就挺好的嘛。

难以言说的感情慢慢占据心头,自己好像并不喜欢看到他们这样。

为了不让绿谷妈妈担心,轰借口说绿谷要来自家学习要住上两个星期,虽然很牵强,引子迟疑了一会,还是说着“给添你麻烦了”

于是绿谷就在轰家住下了。

一定会让那个像太阳一样笑着拯救别人的绿谷重新回来的。

“把我叫住就是为了这么无聊的的事!?”

爆豪不耐烦的打量着眼前的人。“废久的事情我才懒得关心,倒是你还有闲心管这个!?”
果然没用…轰叹了口气,揉揉被爆豪吵的发晕的脑袋。

“诶,小久喜欢的人?他并没有对我们说过种事情…”丽日托着脑袋看着窗外,“不过感觉小久很纯情的呢。”

今天依旧是一无所获。

距离两个星期结束还有三天,轰去绿谷家里拿一些衣物。引子很开心轰可以来到家里,于是亲手做了一碗荞麦面放在了轰的面前。

“…您知道我喜欢吃这个?”

“是呀。”引子撑着头笑着看向对面的少年。“出久可是经常在家里说起你的事情呢,说起你呀,他总是笑的很开心呢。”

说起…我的事?

轰盯着桌上的面出了神,绿谷经常在家提提起我。像是小时候不经意间得到糖果那样,惊喜中伴着愉悦,一种别样的感情正悄在心底悄悄蔓延,渐渐充斥了整个心房。是一种从未走过的,要无时无刻在那个人身边,陪他一起度过漫长时光的感情。

已经没有时间让自己这么发呆了。轰摇摇头努力让自己保持理性。在柜子拿衣物时,绿谷的笔记本从夹层中滑落,它打了一个滚,书页自然的翻到了记录轰焦冻的那页上。轰轻轻捡起它,上面用简笔画画着轰的样子,旁边记录着自己的能力,以及在实战中的优缺点。竟然还把自己的性格喜好也记录上去了,真详细…

[轰君平时喜欢一个人待着。]

[喜欢吃的食物是荞麦面。]

在这两行字下,有一排不起眼的小字。

[轰君对我来说,是无可替代的存在。]

欸?

轰焦冻第一次乱了思绪。

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家,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将衣物交到绿谷手上的。

“轰君…”绿谷担忧的将手在盯着自己发呆的少年前晃了晃。

“抱歉…因为我失忆了给轰君添了这么多麻烦…”

虽然记不起来以前到底和眼前的少年发生过什么,但是在和轰的相处中,熟悉的感觉时刻提醒的绿谷,轰焦冻,对自己来说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。慢慢的,绿谷发觉自己愈发离不开轰,每天和轰一起去教室,与轰一起漫步在夕阳下,喜欢看他映在太阳的余晖中清澈的双眼。每天都想要,稍微打扰一下他。想要时刻见到他,知晓他的一切,这种感情,就好像理所应当的。看到对方眉头紧皱,真想很想抚平他眉眼间的烦恼。

应该是…喜欢吧。这几个字眼随着呢喃从口中雀跃而出。

“我喜欢你,轰君。”

绿发少年坚定的抬头,祖母绿色的眼睛在闪闪发光。

“…我也是。”声音很轻,但又满是坚定。

像打开了尘封多年的盒子,熟悉的片段在脑海中浮现,拼凑出了完整的记忆。

“轰君,我想起来了。”

“我叫绿谷出久,在雄英上学,饭田和丽日是我重要的朋友。”

少年顿了顿,望向对方带着笑意的眸子,随即绽放出一个微笑。

“喜欢的人是轰焦冻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现在对轰君的喜欢,可是双倍的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两张轰轰…假水彩😂这几天好咸鱼啊x

尝试着摸了一个轰出向的手书(?很短很短是半成品……好多东西都没表达出来…第一次制作苦手😭😭

(轰出)上班时间不准谈恋爱!

*只想写糖
*ooc属于我

绿谷站在咖啡厅门前,深吸了一口气,轻轻拉开门,低声安慰着自己,这只是一次社会体验而已,不用太紧张的。

连续几天紧张的特训过后,班里的气氛就一改之前的活力,上课一片死气沉沉,就连认真做笔记的饭田也开始打起了瞌睡。班主任相泽为了让自己的学生活跃起来,暂停了特训,在班会课上提议每人在课下进行一段时间的社会实践,相对的,还要拿到工作地点负责人的认可才算合格,并且把这次实践记入总评。

议论声此起彼伏,声音最大的要属爆豪,啪嗒一声起身

“老子哪有那么多闲时间!!”

“哈哈你是不敢吧。”一旁的切岛一下子就挑起了爆豪的火气。

“找事情吗?!”

“啊啊…烦死了你们,自己好好决定吧。”相泽拉开门丢下这样一句话就离开了。

…终于能放松一下了。绿谷将自己酸痛的胳膊揉了揉,社会实践…应该对自己来说应该很有意义。男孩握紧双拳,就去以前经常去的咖啡厅当服务生吧,自己应该可以的。

但是走到门口瞬间就怂了。

“绿谷?”

听到熟悉的声音,就像得到了救星一般,绿谷激动的转过头:“轰君!”

轰身着服务生制服,提着一袋咖啡豆“你来这里实践?”

“嗯!轰君在这里兼职吗?真没想到啊~”

“…我带你进去。”面前的绿发少年欢呼雀跃着,兴奋的说着自己的感受,轰在一旁静静地聆听。虽然平常轰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待着,自己确实不喜欢爆豪那种吵闹型的人,绿谷也喜欢碎碎念,但是,除了他。

“啊,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…”绿谷发现轰的表情有些出神,开始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多到过头。
“没事。”真的发觉得,绿谷的碎碎念,很可爱。

在轰的介绍下,绿谷勉强通过了面试。穿上崭新制服的少年,全身上下充满了活力,眼神中坚定的光似乎能让一切事物都焕发生机。“轰君!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哦!”

“绿谷,领带歪了。”

“嘿嘿,我不太会系领带…”绿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“没关系这样就…”

“衣着整齐也是很重要的。”轰没等绿谷说完,便自顾自的给绿谷整理起了领带。

…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着轰君啊。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,气氛安静到可以听到两人的心跳声。轰的动作小心翼翼,就像对待一个精致的洋娃娃般轻柔。

“好了。”

绿谷突然反应过来,慌忙给人道谢,当然他没有看到轰脸上一闪而过可疑的红色。

好险,刚才差点就忍不住要亲下去了。轰为了掩饰而去打扫地板,认真的告诉自己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在意绿谷的?

轰焦冻也不知道。

在开学的那一段时间里,对他的印象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,在与爆豪的那次战斗中,男孩咬着牙坚定的对气势汹汹的人喊出“我已经不会像以前一样了!”这种话,轰那时清楚的看到他紧握的双拳在微微颤抖,或许从那时候就开始在意起他了吧,因为他带给人的力量,太过于强大。

让人不得不去在意他啊。

远处的绿谷正专注的想着为客人推荐什么咖啡,回答问题是报之以笑容。丝毫没有注意到轰向这边投来的意味深长的目光。

“你没有搞错吧?我要的可是热咖啡!”在绿谷将咖啡端给一个女孩的时候,座位上的人一下子就发火了。

“抱歉抱歉……我马上给您换一杯!”绿谷手忙脚乱的翻着订单,发现真的是自己记错了。

虽然看到眼前的服务生道歉了,但是女孩并没有打算放过绿谷:“你怎么做事的啊…知不知道我可以投诉的!?”

刚一上岗就要被投诉,想要拿到合格就危险了啊…绿谷这时候只好低着头任由女孩抱怨,心里默默祈求着快些结束。

“我帮您把咖啡热一下。”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搭在了杯子外侧,过了一会咖啡便开始冒着温热的雾气。

“道歉已经收到了,您也该停止了吧。接下来请安静的享受您的咖啡。”

轰的声音异常平静,但从头至尾没有看女孩一眼。

“那个…刚才的事谢谢轰君了…其实不必为这点小事浪费个性的。”

回到休息室,绿谷不好意思的揉揉鼻子,对着整理账单的轰道谢。

“这种事情还是自己处理比较好…”

“如果办不到了,来找我。”
轰的异色瞳深邃的给人一种安全感,绿谷望着它出了神,在这眼眸中,好像还充满着另外一种感情…

“好…好的。”声音轻的好像不属于自己。

接下来的几天绿谷每天会在放学的时候等一下轰,两人在学校里并没有过多交集,但是在去往咖啡厅的路上,两人却像个无话不谈的好友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每天与轰一起去咖啡厅,就成了绿谷最期待的事。

喜欢看着夕阳下轰的侧脸,喜欢和他一起肩并肩的感觉,喜欢盯着他好看而又修长的手……总而言之,就是绿谷出久喜欢轰焦冻,喜欢他的一切。

想要拥有他。

“绿谷?”

“?”正在收拾货架的绿谷转过了头。

“最近你总是发呆,没事吧?”

难得的轰关心自己。

“啊,没事啦…”绿谷心里一惊,慌忙向人摆摆手。

红白发少年停下了手中的活,视线仿佛能将绿谷里里外外看个投一般,轰轻轻起身,走到货架跟前,低头沉默的盯着不知所措的人。

“…轰君,怎么了?”轰本来就比绿谷高,现在一走到他跟前,绿谷只能小心的仰头望着眼前的人。

轰默不作声,走向前靠近了一点。绿谷被轰身旁的低气压吓到了,下意识的想向后退去,却无奈没有退路。于是一高一矮的两人就这样僵持着。

“你可以…多依靠我一点。”

还没等绿谷反应过来,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让心跳漏了一拍,仅仅只是这短短几秒,这几天的不好的心情瞬间烟消云散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耳边低低的响起轰的声音,足以让绿谷铭记于心。
自己的感情在意外之中得到回应,真是太幸运了。

“怎么了…很讨厌吗”感受到身旁的人微微的抽泣,轰紧张的抬头,仔细的为绿谷拭去脸上的泪水。

“不,我很高兴…”少年轻轻握住轰的手,像宝物般的
贴在脸颊上,感受着轰因为个性而有些发烫的体温。

“我也喜欢你哦,轰君。”

在这一刻心意相通。

“喂,你们怎么还不出来招待客人?”看到自己的员工还在收拾货架,店长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,敲了敲桌子,

“快一点啊。”

“嗯!”

“啊…吓死我了。”绿谷长舒一口气,还好在开门的前一秒迅速回到原样。

两人在同一刻抬头,相视一笑,开始了手头的工作。

在那之后的不久,社会实践结束,特训也照常开始,相泽也开始一个个过目对学生的评价。虽然爆豪的负责人给他提了好多意见,但最后还是给了合格。勉强算他过吧。

翻到绿谷的那一张评价后,相泽有些惊讶,上面写着:
绿谷同学表现良好,给予合格,但是在上班期间谈恋爱,是不允许的。

年轻真好。相泽开始怀念青春时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